欢迎登录合肥政和企划传播有限公司!
News 新闻中心
客服热线 0551-62821373
首页 > 文化传媒
 南方周末》头版《文化入世与文化航母》一文自问“为什么我们的文化不能走出去?为什么我们没能像汉代、唐代、宋代那样,成为世界公认的‘文化大国’?”自答中国文化为何出不去“这事恐怕赖不到别人头上,得从自身找原因”:“单从心态上讲,原因也许有三。首先是老惦记着年轻的时候,一说就是‘文明古国三千年,李杜文章众口传’。开口先秦诸子,闭口唐诗宋词,却不想想现在能提供什么。这叫‘徐娘心态’。其次是习惯于小打小闹,今天弄个剪纸,明天弄个杂技,后天弄个太极拳,全是手工作坊式的文化交流。这叫‘小农意识’。再就是生怕人家看不起,总喜欢说自己多么光荣伟大、灿烂辉煌。站在世界舞台上,也以为是领导干部作报告,不管说什么,下面都得鼓掌。这叫‘官僚作风’。”“当然,这只是心态上的原因,但心态决定状态。中国文化要走向世界,显然不能再是‘孔子摇橹,鲁班弄斧,敲锣打鼓,卖点红薯’。除了应该有大国气度和战略眼光,更重要的是要想清楚:为什么一定要成为‘文化大国’或‘文化强国’?做‘文化小国’,就不能活?做“文化伙伴”,就没面子?在国际社会中当一个‘学习委员’,就一定不行吗?”
    “和而不同”即精神“防火墙”,使普世文化进不来,中国文化出不去。
    在华夷之辨里,宗法文明“和而不同”内蕴夷夏之别,隐视蛮夷为化外之民,“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”,甚至禽兽化,所谓“非君非父,禽兽也”。
    在华洋之辨里,“和而不同”即普世价**火墙,阻止文化双向流动,本土文化出不去,先进文化进不来,如文化孤岛自外于世,像国人心中都有精神围城。
    在精神事实上,“和而不同”确实暗含内外、主客、我与他等文化视域偏见,俨然精神保护伞,保护非公平公正民族文化惰性,因循守旧,抱残守缺,因陋就简,固步自封,原地踏步,极易视先进文化为精神异己,甚至妖魔化,即便貌似“和”,也难真和,而是面和心不合,貌合神离。
惰性文化却总想化他,岂不勉为其难?
    洋务运动“师夷长技以制夷”,戊戌变法流产,到五四新文化运动,先觉中国人才开始膜拜“德先生”“赛先生”,热情宣传民主科学,但很快就救亡压倒启蒙,可见老大顽固文明多么难以放下臃肿而羸弱的文化身段虚心向学,学难入心。
    当今中国,不能躺在祖宗的文化功劳簿上,只是倒腾老祖宗,非儒即道,甚至搬出西门庆、秦桧们,如左手换右手。文化输出也不能总吃老本,透支必然亏空。坐吃祖宗的所谓精神财富即文化后嗣精神去势。
因怕被他所化,拒沐普世文化即拒绝与世俱进。如果从善如流,也当欣悦沐浴自由民主平等科学博爱等普世文化阳光。

中国确需上课,甚至需要常识——文化道德层面,法治层面……;中国必须放下五千年泱泱大国、文明古国架子,放下因袭重负,虚心学习普世价值,哪怕被面提耳命,也要有则改之无则加勉,才能脱胎换骨、重建道德精神文明,而非老是强调“中国国情”“中国特色”固陋拒变